首页 产业新闻 被AI改造后的meme梗图,已经变成了我看不懂的模样

被AI改造后的meme梗图,已经变成了我看不懂的模样

产业新闻 9

    你知道meme梗图吗?

    这个词你可能会听起来有一些陌生,但是如果我放一张图,你一定会心领神会,然后说一声,卧槽,就这玩意啊。

    上面的这张著名的黑人问号,就是meme。

    它诞生自于希腊词语“Mimema”,通常被解释为“被模仿的想法”

    也可以代指为,我们通常所说的梗图。

    就像上面这张黑人问号,你不需要知道它的主角叫尼克杨,也不需要知道它究竟出自何方,但是看到它的一瞬间。

    无论国籍,无论人种,都会大概率用它来表达一个词组:“WTF???”

    meme已经在我们的生活里,存在了很久很久,有数不清的灵光一现,传遍大江南北,被人人用来当作自己的嘴替,表达自己的想法。

    而这两天,AI圈的meme梗图,又瞬间爆火了起来。

    一切,都因为在Glif这个AI产品上,创始人fabian用几分钟的时间,搭了一个meme梗图生成器。

    然后,瞬间引爆所有人的兴趣点,直接刷屏X和我的所有群聊,还有朋友圈。

    这些生成的meme梗图,是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十几秒钟,一键生成。

    左边一句正向描述,右边立马反向拆台。

    句句戳心,最强嘴替,每一句都能骂到你心里。就像你身边那个永远的最佳损友,说啥都会损你一句,又亲切又好笑。

    而且,所有的文案,所有的配图,都是根据你给的标题,全部实时生成。

    大家不断的roll,不断的生成,不断的产生各种各样的新的梗。

    然后淹没你所能看到的所有的信息渠道。

    你想要用?也参与到这场meme的狂欢中来?那也非常的简单,直接用这个链接就行:

    https://glif.app/@Khazix/glifs/clxw4auw90000vsvckxb57vd9

    因为原版是英文的,生成的东西也经常是英文的,我就把工作流拉了下来remix了一下,改了点prompt,现在基本99.99%的概率都会生成中文版本的meme了。

    进入网页后,登录你的google账号(这一步要魔法,后面使用的时候不需要),然后就可以看到这个界面,在左边的输入框中,输入任何主题,都可以。

    你可以输入任何职业。

    也可以输入某个具体的人。

    也可以是各种奇奇怪怪的“概念”。

    大部分,你能想到的,都能给你以会心一笑的方式,做成极其精致的meme梗图。

    原理也是非常简单的,fabian在X上分享过工作流,当然你在Glif社区里,也能看到工作流详情。

    一共5个节点:

    输入框输入主题用claude3.5把你输入的主题变成各种段子,但是是json格式。一个json节点把json格式的内容给提取出来。用一个画图的工作流来画一个中间的头像。合成最终的画布。

    输入框输入主题

    用claude3.5把你输入的主题变成各种段子,但是是json格式。

    一个json节点把json格式的内容给提取出来。

    用一个画图的工作流来画一个中间的头像。

    合成最终的画布。

    最核心的其实是中间那段Claude3.5写梗的Prompt。

    我扒出来给大家翻译了一下,有兴趣的可以学习下:

    meme这个东西,可以说是世界的共识。

    而这一次Glif的meme生成器之所以爆火,除了fabian的灵光乍现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是时机。

    这次用的大语言模型,就是Claude3.5,而Claude3.5,是上周才刚刚发布的。

    如果你用GPT去做,你会发现,玩梗或者说是创意的能力,远远达不到Claude3.5的效果。

    这是天时。

    而Glif作为一个工作流社区,本身在产品打磨和积累上,也憋了大半年了。

    这是地利。

    而最后,就是meme这个形式本身就是大家所喜欢的梗图形式,从而得以疯狂传播,这是人和。

    天时地利人和,一应俱全。

    当然最核心的一点还是,AI玩梗的能力,已经开始超越绝大多数人类了。

    大家之所以疯狂转发,以Glif生成的meme当嘴替,其实不就是因为,这些梗真的有趣、好玩,真的能打中我们的心里吗?

    这让我想起来前几年,我们为了做产品运营和传播,也会用做meme梗图的手段来玩金融行业的热点梗。

    那时候,我们得去比如梗图仓库里,找各种模板,然后根据热点和模板,进行创作,以求被大家转发。

    玩梗,真的是一种创作,也是一种表达自己的权力。

    是创作,就经常会有憋不出来的时候,有时候就真的缺那种灵光乍现,神之一手。

    在其他的文本创作领域,已经被AI攻陷的差不多的时候,玩梗,还有段子,可以说是我们人类,最后表达的净土。

    而现在,Claude3.5可以批量产生80分的段子和梗。

    我们那最后一点表达的净土,好像也要消失了。

    一年前,我们还在嘲笑强如GPT4,也会被弱智吧带进坑里,连理解都理解不了,还指望他们造梗?

    一年后再看,AI的进化速度就像一列火车,在超过你身边的时候,连正眼都不会看你一眼。就那样疾驰而去,留你和一群同类,面对接下来无尽的黑夜。

    在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本身表达的能力,就在逐渐得退化。

    有越来越多的人,表达不出来,他们说不出自己的想法,只能依赖别人来表达自己,说,你看,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是他们不愿意表达了,而是讲不清楚,表达不清楚,无法把自己的想法,清晰得归纳出来。

    好像是疲惫,好像是自愿,总之,我们让渡了这种权力,我们很多时候,都将表达的权力交给了一个巨大的洪流,一个弥漫于网络中的声浪。

    我们最后那些表达的乐趣,都留在那些梗里,我们不断的造着新梗,追捧着新梗,希望在各种梗中,追寻着最后一丝的净土。

    现在,AI时代疾驰而过,这丝净土的周边,也弥漫上了黑雾。

    现在的我,其实很害怕,在AI时代,我们再一次的让渡了自己表达的权力。

    我并不那么期待,连玩梗,都交给AI。

    如果,我是说如果。

    未来的我们,某一天看到种子在泥土中发芽,看到麻雀飞过枝头,看到千里江陵之中轻舟已过万重山。看到这些极度美好的场景,第一个念头,是去找AI,让它来帮我们描述那种心中喜悦的心情。

    然后说,哈哈,果然懂我,我就是这么想的。

    那这种状态,我觉得还挺可悲的。

    但是这没有任何办法去改变。

    这是一定会到的未来。

    我只能说我自己。

    还不想让渡,那表达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