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新闻 尝到AI甜头 Meta重组Reality Labs

尝到AI甜头 Meta重组Reality Labs

产业新闻 14

    Reality Labs的持续亏损让Meta的元宇宙之路走得比SpaceX “登火星”还难,大刀阔斧的改革还在继续。

    近日,Meta宣布对负责元宇宙和虚拟现实业务的Reality Labs重大重组,将其拆分为“元宇宙”和“可穿戴设备”业务两个部门。未来的规划也分为两部分,元宇宙部门专注研发Quest系列的的头戴式VR产品,可穿戴设备部门将发力智能眼镜类产品。

    调整后的Meta提升了可穿戴设备在内部业务上的权重,公司CTO Andrew Bosworth强调,Meta推出的Ray-BanMeta智能眼镜市场反响热烈,“比预期成功得多”。

    这款智能眼镜的销量让Meta看到了AI给XR硬件带来的增色,尝到甜头后快速将其塞入Reality Labs的建制中,渴望能借助AI新硬件的研发扭转该部门的亏损现状。

    Reality Labs 添加「可穿戴设备」业务

    Meta的元宇宙业务部门Reality Labs又是“接连两个季度亏损”。今年一季度,Reality Labs同比增长30%,但仍然亏损38.5亿,上一季度则是35亿美元。据估算,自2019年以来,Reality Labs累计亏损已超5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500亿元)。

    Reality Labs的接连亏损让Meta的元宇宙愿景阴霾不散,不仅承受着来自内部的运营压力和股东质疑,也让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之梦遭受外界调侃。

    不断裁员后,针对Reality Labs的改革仍在继续,该部门将迎来重大重组,原有部门被拆分为负责Quest头显产品线、社交平台Horizon以及相关技术的“元宇宙部门”,以及涵盖Meta的其他软硬件产品、包括与Ray-Ban合作智能眼镜的“可穿戴设备”部门。

    这是Meta自2020年更名以来的最大规模重组。

    Meta的CTO Andrew Bosworth在发给员工的内部备忘录中说明了此次重组的目的:公司继续致力于MR和元宇宙的发展,希望通过Meta AI创造更加集成的产品体验。

    Meta内部备忘录部分内容

    从Andrew Bosworth的内部信可见,智能眼镜、可穿戴设备、AI成为关键词。而Quest系列头显、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等Reality Labs的传统业务线不再突出。

    现实也的确如此,新一代Meta MR头显Quest3的出货量已经下调。

    去年10月,关注XR硬件市场的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指出,Quest3在2023年的最初预估出货量为700万台以上,但因预期需求疲软,故将2023年出货预估为200–250万台,而2024年出货量则约100万台。

    面对现实,Meta不得不为Reality Labs找到新的出路。扎克伯格就曾表示,元宇宙的愿景太大,他预计Reality Labs在2030年才能实现盈利,目前这个部门的存在被视为“对未来规划的长期投资”。

    如今,可穿戴设备作为一个新的业务添加到了Reality Labs中,很大原因AI智能硬件释放出了潜在的盈利点,Bosworth在备忘录中透露,Meta推出的Ray-Ban Meta智能眼镜市场反响热烈,“比预期成功得多”。

    这意味着,这款新硬件带来的收入能直接收窄Reality Labs的亏损。

    AI功能拉动Meta新硬件销量

    “可穿戴设备”并不新鲜,但加上“智能”二字,就不得不提AI为硬件功能带来的提升。Bosworth提到的Ray-Ban Meta智能眼镜销量可观,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AI的加持。

    这款眼镜的第一代产品Ray-Ban Stories发布于2021年9月,到2023年2月,也才累计售出30万副,月活只有2.7万,不到售出总量的10%。

    Meta加入合作后的2023年9月,Ray-Ban Meta与VR头显Meta Quest3一同亮相,仅2023年Q4的出货量就超过30万副,几乎赶上了第一代的全周期销量。外媒The Verge预测,这款产品的销量可能已经突破100万副。

    而同时发布的Meta Quest3销量表现则不及预期。RoadToVR统计了去年黑色星期五期间(时间周期一个月)亚马逊平台Quest2和Quest3的销量表现,其中两者共计销量约24万台,Quest2销量占比为70.2%,远高于Quest3。

    Meta也在博客文章提到,Ray-Ban Meta这款产品取得了超预期的市场表现,“眼镜的销售速度比我们的生产速度还要快”,目前团队正着手推出更多新款式。

    与第一代相比,Ray-Ban Meta从外表几乎看不出变化,这场翻身仗打赢了,还真是AI带来的助力。

    在硬件功能上,Ray-Ban Meta来了个全方位升级,包括摄像头、存储空间、扬声器、麦克风、待机时长以及自身重量等等。

    但这些都是现有硬件的优化,真正带来功能突破的,还得是2023年4月引入的AI功能。“Hey Meta”语音指令可以直接唤醒Ray-Ban Meta的AI助手,进而让眼镜完成物体识别、实时翻译、咨询天气等功能。

    Meta正在以“+AI”的方式为它的元宇宙大计续命。不只是Ray-Ban Meta智能眼镜,今年6月2日,Meta的整个AI部门也来了一次重组,原Facebook AI研究院FAIR并入了Reality Labs。

    FAIR可以说是AI领域备受关注的明星实验室之一,由深度学习先驱Yann LeCu(卷积神经网络的创造者和图灵奖获得者)在2013年组建。该实验室在深度学习框架领域的影响力几乎遍布整个生态。

    如果说XR硬件是人类进入元宇宙的躯体支撑,那么AI就是大脑。研究AI的FAIR不仅让开发硬件的Reality Labs搭上了AI风口,也将从功能上直接为Meta的虚拟现实硬件增加智能性。

    Andrew Bosworthy已经放话,要“用人工智能构建整个M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