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新闻 AI鬼畜攻占B站:一条视频播放数百万,UP主年更变月更

AI鬼畜攻占B站:一条视频播放数百万,UP主年更变月更

产业新闻 20

    B站鬼畜区正在掀起一阵新的风潮:AI鬼畜。

    先请大家欣赏一条视频:

    (来源:B站UP主“鸽潭一姐”)

    在AI音乐创作神器Suno的加持下,UP主“鸽潭一姐”今年4月在B站发布首条视频《Suno AI热唱【萨菲罗斯男人中的男人】》,就斩获了近500万播放量。

    萨菲罗斯是日本游戏最终幻想7中的热门角色,面对这首相当魔性的AI生成角色主题曲,熟悉游戏的网友大呼崩溃——难以想象萨菲罗斯顶着这么伟大脸以谐星身份出圈了;不熟悉游戏的网友也感到汗颜——是圈外人路过都要被硬控三分钟的程度。

    另有网友感慨:“第一次觉得不是AI在取代人类的想象力,而是人类的想象力在教坏AI。”

    AI鬼畜流行,AI配音、Deepfake换脸一个不落

    被AI二次加工的网络热梗不只是“萨菲罗斯男人中的男人”,还有英雄联盟知名主播Otto的热梗“白银圣经”。

    “他都已经这样了,你为什么不顺从他呢?”

    “白银圣经”是英雄联盟知名主播Otto某次直播的一段话,一时间成为网络热梗,攻占鬼畜区。而现在,这段话在Suno的加持下成了一首歌,视频《【AI音乐】白银圣经(Suno AI)》在B站播放量近40万,而这些都来自AI工具Suno的“一键生成”。

    “白银圣经”音乐片段,头号AI玩家,32秒

    (来源:B站UP主“Xz乔希”)

    由于AI创作工具只需输入文本提示词、选择特定风格流派,即可在短短几秒内制作出带有人声的歌曲,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鬼畜视频制作的玩梗门槛。

    当然,如果说AI生成鬼畜音乐还不够典型,那么在B站网友更熟悉的影视二创配音领域,AI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早在去年11月,B站UP主“女孩为何穿短裙”(以下简称“短裙”)就发布了一条使用AI语音技术制作的鬼畜视频,引起不少热议。

    “女孩为何穿短裙”是一名拥有超230万粉丝的知名鬼畜区UP主,曾因《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一战成名,被众多B站网友称为“鬼畜皇帝”。

    在这条视频中,“短裙”利用AI配音软件,模仿84版《三国演义》中演员音色,上演了一出“三国版盗梦空间”。

    不止音频,AI在画面呈现上也能助力鬼畜。

    鬼畜视频相比于画面呈现更注重音频效果,在视频制作时通常会使用简单的抠图贴片来展示不同的人物,而其粗糙的贴片质量也起到了戏谑荒诞的效果,成为鬼畜视频的一大特征。

    现如今有了AI换脸的存在,创作者们可直接利用AI将人物“换脸”,如下图所示,利用AI将F1车手的脸换为鬼畜文化的代表人物,达到荒诞抽象的效果。

    音频效果和画面呈现,两个鬼畜视频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都能使用AI完成。鬼畜视频,这种以夸张、重复和幽默为特征的独特创作形式,似乎也迎来了AI时代。

    AI让“年更UP主”成了“月更UP主”

    鬼畜区UP主都是怎么用AI来进行创作的,这就要从鬼畜的内容制作聊起。

    以音视频制作方式分类,传统鬼畜内容一般分为三大类:音MAD+鬼畜调教+人力VOCALOID。这三类虽然都以视频形式呈现,但对于大部分观众和创作者而言,鬼畜视频的精髓在于音乐。

    AI未出现之前,鬼畜音乐的制作一般包括寻找素材、素材截取、对轨、调音和混音等环节。创作者需要先在网上自行收集大量素材,再使用UTAU等电子歌声合成软件,将素材制作成声库,而后进行调音和混音。

    (来源:Utau Tutorials)

    相比于最早期的鬼畜视频,这时候鬼畜视频制作被称为人力VOCALOID,已经节省创作者大半精力。这一时期,鬼畜区诞生了著名的金坷垃、面筋哥等声库,而鬼畜创作者们也使用这些声库创作了大量歌曲翻唱。

    AI的加入,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鬼畜视频制作的效率。

    B站鬼畜区UP主“永远的MG”(以下简称MG)工科出身,正职是一名程序员,大学期间兴趣使然开始做鬼畜视频。

    他对AI始终抱着一种“开放的态度”,在视频制作中也会时常用到AI,他告诉我们,现在创作鬼畜视频可以在每个阶段都借助AI,从素材整理到最终混音,都有相对成熟的AI工具可以加以使用。

    在素材整理阶段,AI可以做到两件事,一是在茫茫素材中“大海捞音”,以便创作者后续进行调音和混音,二是可以直接借助AI生成语音素材。

    对于人力VOCALOID制作而言,“AI几乎简化了99%的时间,它会帮你直接把素材切割成音频,不需要手动地去寻找一个特定的音”,MG向我们透露。

    而素材整理好之后,人力VOCALOID制作就进入了调音和混音阶段。

    “调音的话,我比较享受自己调的过程”,MG说道,“但混音是我的弱项,在这方面借助AI的频率比较高。”

    MG介绍说,现在的AI混音总体有两种,一种是固定风格的混音,另一种是模仿混音。AI模仿混音是指向AI输入一首曲子作为样本,AI会加以分析样本曲目的混音技巧,再套用至创作者的曲子中。

    “现在基本上鬼畜视频都需要混音了,说实话有些AI混音做得比我好很多。”MG调侃道。

    上面提到的“直接借助AI生成语音素材”,则更多被用于鬼畜调教与鬼畜剧场。

    鬼畜调教,也叫鬼畜Rap,通常通过剪辑、拼接和处理原始素材(如影视作品、新闻片段、动画等)对严肃正经话题进行解构重组,采用戏谑无厘头的搞怪方式进行新的创作。

    B站UP主“伊丽莎白鼠”创作的“成龙劝学”就是对动画《成龙历险记》每集最后成龙大哥的“成龙说”进行了“调教”。

    鬼畜剧场如“华强买瓜、范志毅点评”等与鬼畜调教类似,此前在抖音大火的猫meme视频,也可以被看作是鬼畜剧场。鬼畜调教注重音乐节奏感,鬼畜剧场侧重于戏剧化的剧情。

    这两种类型都需要在海量的人声素材中找到那一个“字”再进行加工,AI在这方面能起到的作用,就是MG提到的“生成语音素材”。

    “短裙”在去年引发热议的鬼畜剧场视频就是使用了AI生成的语音素材。

    AI在这个阶段于创作者而言,是一种提高效率的绝佳工具,正如短裙在视频简介处写的那样,“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了,主要还是因为懒。用上了AI之后大大减轻了视频工作量,所以就做了。”

    去年11月,他曾在微博发文谈及AI对鬼畜内容创作的影响:“比如鬼畜的拼字,以前需要一个个字切下来组合,现在AI直接一键生成了都,质量还好得很,我的语音库里上百份音源以及熟练的拼字技术在此瞬间成为了笑话。”

    今年1月,他也在微博中聊到AI对鬼畜创作效率的提升,提到“跟甲方沟通,都已经跳过脚本阶段了,因为从脚本到视频demo也就半小时,还不如直接做成视频”,“这以前根本不敢想象,以前一个视频拼字就得拼30个小时以上”。

    事实上,AI对于创作效率的显著提升,也一定程度上改善了鬼畜区创作者的艰难商业化现实。

    在这条视频之前,“短裙”已经整整一年没有更新视频,2022年一整年也仅仅更新了4条视频。开始借力AI后,2024年到现在“短裙”已经更新了7条视频,甚至可以一月两更,可谓“高产”。

    AI改变了鬼畜的内核吗?

    AI“来势汹汹”,鬼畜区对此的看法也是大相径庭。

    以“短裙”最近一些视频的评论为例,有人在评论区感谢AI助力UP主更新“感谢AI配音,不然短裙可能已经年更了”,也有人认为,AI配音的鬼畜视频失去了原有的效果,过于自然的过渡缺乏过去“古法拼接”手法带来的荒诞感,“没内味儿了”,还有人由此感慨:“活字印刷的时代已成过去。”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讲师董晨宇老师在与鬼畜区UP主“洛温阿特金森”的对话视频中,也聊到了这些话题:鬼畜拥抱AI,是好是坏?借助AI完成的视频,到底还是不是鬼畜?鬼畜的内核有没有在技术进步当中丢失?

    在“洛温阿特金森”看来,AI对于鬼畜而言没有坏处,他认为AI一来能够让话更流畅,观众的听感更好,二是能够缩短UP主的制作周期,UP主可以更高效地去尝试自己的想法,试错成本大幅降低,三是AI做出的东西可复制,UP主只要利用模型就可以做出视频。

    “我想不出AI有什么坏处,因为我把AI看作是软件,就像调音软件一样,调音软件在慢慢地进步,在帮助你减省操作,帮你做得越来越好听,这些大家能够接受,那么现在有一个能够帮你实现阶级式跨越的软件,也是帮你做得越来越好听,为什么要对这个软件那么排斥呢?”“洛温阿特金森”在视频中聊到。

    MG的想法与“洛温阿特金森”不谋而合,他认为,AI能够在鬼畜视频制作中扮演的还只是一个“雕刻家”的角色。

    “AI能够帮你把石头雕好,但没有办法雕出一个比你石头还要大的东西,它创造不了新的东西”,在他看来,AI终究还是一个工具,重点在于你怎么去使用它。

    面对观众“没内味儿”的评价,MG表示,AI可以提供技术上的辅助,但真正的创意和构思仍然出自创作者。

    “AI的作用更多在于发掘素材本身的点,而不是说凭空生成一个点。”

    隶属于亚文化,鬼畜天生就带着解构与反叛的基因。

    无论AI在何种阶段辅助制作鬼畜,或者完全依赖Suno等AI模型生成鬼畜,鬼畜的核心,仍然是解构。

    通过解构,鬼畜得以突破诸多束缚、限制、框架,传达创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情感与观点。

    换言之,鬼畜视频既是创作者宣泄解压、寻求交互及个性实现的途径,也是观众应对压力,满足特定情绪体验的文化工具。它不仅仅是一种娱乐形式,也是创作者与观众之间沟通和互动的手段。

    透过这种独特的方式,创作者能够表达自身对于世界的看法和感受。

    这种表达所能带给观众的情感共鸣,是创作者通过巧妙编排和投入情感实现的,AI改变不了,也无从下手。

    “就像做饭一样,大家用的锅可能是流水线出来的,但是你炒的这个过程总归是带有你自己的色彩的。”MG说道。

    真正能打动观众的,从来不是形式,而是内核。这一点,在AI入局前如此,AI入局后亦然。

    “洛温阿特金森”和MG都是赞成鬼畜拥抱AI的“革新派”,而不赞同使用AI的创作者,在鬼畜区被称为“守旧派”,他们的顾虑在于,如果所有人都依赖AI,创作的同质化和过度依赖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最终会不会导致整个创作生态的困境?

    如果人人都能够使用AI,那么最初这个圈子内一定会充斥AI所创造的大量低质量、同质化的作品,但是创作的生态从来不是工业化的流水线作业,它需要有人创新、创作,有新的突破,才能实现良性的发展。

    对此MG认为,一项AI技术刚刚开始投入应用时,一定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但他对鬼畜未来的发展持乐观的态度,“这会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

    其实在AI时代到来之前,鬼畜区早已“不复当年荣光”,生活、游戏、知识、美食、影视等众多分区陆续成为新的流量高地。AI的出现虽然引起诸多争议,但也确实带动了鬼畜区的新一轮创作热潮。

    就像MG所说:“AI的加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让鬼畜区变得更加百花齐放了,AI就相当于一个倍增器的存在,人人都可以使用,这也意味着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加入。”

    诞生于反叛精神的鬼畜,是否准备好了应对这场浪潮?

    参考资料

    李可奕.“鬼畜”流行的文化现象批判分析——以B站鬼畜视频为例.新闻采编,2023,(05):62-64.

    徐祥运,徐博昌.鬼畜视频亚文化现象的生成及其传播研究——以B站网络传播的鬼畜视频为例.青岛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2,38(03):5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