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新闻 AI催熟学习“网吧”

AI催熟学习“网吧”

产业新闻 2

    紧贴AI风口,还享受了后双减时代的红利,既低成本,还能赚取暴利,作为“2024年,最不容错过的创业项目”,AI智习室正在社交媒体遍地开花。

    所谓AI智习室,其实是过去几年火爆的自习室,同当下火热的AI赛道亲密接触的产物,旨在通过AI学习机、智能词典笔等智能教育硬件,为学生提供智能化的学习环境。

    热络的AI浪潮下,不论是传统教育机构,还是教育硬件厂商,均试图进军AI智习室领域。

    “激活学习兴趣、打破时空的限制、AI个性化学习、实时追踪学习进度、缩小地区教育差异”,小到微观的学科知识点,大到宏观的教育公平,AI智习室公司纷纷给自家方案上足了价值,就好像不开一家AI智习室,人生便将留下难以消解的遗憾。

    年初,从事酒水批发生意的罗凌,和朋友合伙在西南某市一条步行街的角落,开了一家AI智习室,试图以“新玩意”对抗白酒行业的低迷周期。与其说是自习室,其实只不过是一间窄小的门面,装饰略显简单,单从外表看很难同所谓的前沿科技沾上边;设备虽全,但成效尚未得到验证。

    而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罗凌渐渐发现,AI智习室似乎并没有其当初想象的那么香;而在一位AI智习室的督学师眼中,AI教育本身,似乎亦没有外界盛传的那般神奇。

    作为某AI智习室品牌的加盟商,罗凌告诉光子星球,该品牌不同于常规的加盟模式,其既不收取代理费也不要加盟费,只需购买一定数量的智能教育硬件,便能把店开出来。

    “虽然不收杂七杂八的各种费用,但必须购买他们的机器,买的越多,代理等级越高,不同等级不仅享有不同的提货价格,对应的权益也不同。”

    以AI智习室的核心产品——AI学习机为例,据罗凌介绍,一款零售价为7680元的学习机,首次进货5台为一级;进货20台为一级;进货50台为一级,对应的提货价分别为4980元、4380元和3780元,最高一级的利润率甚至超过50%。

    而进货超百台,则能成为区域代理,在享受最低一级提货价的同时,还能享受品牌所刻意“包装”出的各种权益。

    罗凌告诉光子星球,该品牌的商业模式设计的很巧妙,区域代理不仅有资格向全国各地批发AI学习机,且每当一个学习机在他的代理区域内被激活,无论是否出自其渠道,每台机器,罗凌都能获得100至300元的激活费。

    此外,作为区域代理,亦将享有独特的保护权——除非选择不挂靠品牌门头,否则在代理区域内,任何人若想开设AI智习室,都必须先获得区代的明确授权。

    种种权益的诱惑,再加上亲赴品牌总部游历了一圈,罗凌与合伙人最终投了30多万,拿下了该市某区的区域代理。而一线城市的区代理,要价更是高达80多万。

    然而,门店开业数月,不论是机器销售,还是AI智习室的督学费用,都难言乐观——罗凌所预想中的暴富场面, 并没有出现。

    一个简单的例子,作为区代,其虽有批发权,且享受本地激活奖励,但看似丰厚的权益,实际上却很难触发。据罗凌透露,学习机生意和酒水生意的渠道运营逻辑全然不同,尽管他依葫芦画瓢搞起了自媒体引流,发视频带货,但销量依然平平。

    “现在家长都精得很,大几千块钱的东西,不会脑门一热就买了。而我们这品牌口碑、销量都没啥优势,想买AI学习机的家长只要去网上一搜一对比,最后很少会选择我们。”

    除了“自身难保”,所谓的激活奖自然更是难拿。罗凌曾试图同当地教育部门洽谈合作,但均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他只能按品牌方给的路子,每天上放学时间跑去学校门口招生,专盯那些爷爷奶奶辈的家长,才勉强卖掉了几台机子,渐渐把“智习室”的人给招上来。

    只是,即便店里慢慢热络了起来,但营收大头却是每月几百元的督学服务,鲜有家长愿意为高利润率的AI学习机买单。

    若卖不出机器,扣除门店租金与人工水电后,利润仅剩千余元——直至今日,罗凌仍会为仓库里那近百台学习机而发愁,“光鲜亮丽”的AI智习室最终成了一门“看天吃饭”的苦生意。

    雨涵站在智习室的入口处,目光扫过这间明亮的房间,眼里却充满着疲倦。

    大学毕业后,未能上岸的她,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求职季。几经周折,她最终在今年3月加入了当地一家刚开业的AI智习室,担任督学师——与她以前的家教经历截然不同,这里没有传统教培机构的喧嚣,只有学生与机器之间较为安静的互动。

    作为督学师,雨涵的工作是监督和辅助学生使用AI学习机自学,并规划他们的学习进度。

    没入职前,雨涵曾以为这份工作会相对轻松——虽没有周末,周中休一天,但毕竟机器会承担大部分的教学工作。殊不知,AI智习室的日常远比其预期中复杂。

    “上班后我才发现,这活其实很累。”雨涵坦言,工作的辛苦与收入的不成正比,常常让她感到心力交瘁。

    据其介绍,门店的工资结构是底薪加提成,通过支付宝或微信发放,基本工资3200元,加上200元全勤奖励和提成,一个月到手不到4000元。

    而店里的另一位督学师,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平时主要负责门店的日常清洁。雨涵作为年轻人,不仅要承担日常督学的职责,还要参与招生、账号运营、线下体验、后期追访等工作,甚至还曾被老板叫去发过传单。

    除却各项杂务,日常的督学工作,亦并不轻松。“自主学习能力强的学生还好,但送过来的孩子,大部分缺乏主动学习的意愿。他们宁愿用眼睛观看,用手比划,而不愿意实际动笔做题。就算做题,也常常只机械地记住题目和答案,不会举一反三。”雨涵说道。

    她曾遇到过的一个孩子,不仅对学习机里的学习内容不感兴趣,经常跳过视频,对连续出错的题目也不以为意,甚至有时候会发呆,坐在那自顾自地玩。

    每当这种情况发生,雨涵都必须立刻出手,引导他们回到正确的学习轨道上。

    另一方面,所谓的“AI个性化学习”,在实际操作中也显得力不从心。而这种局限性,让她不得不频繁介入教学。

    据其透露,某腰部品牌的学习机,官方售价近8000元一台,但运行几个月后,便提示内存已满,变得异常卡顿,笔头也易断。而内容层面,看似题目众多,可出题质量参差不齐,总有种硬凑题目的感觉。

    在督学过程中,她曾遇到过很多考试中完全不会出的题型,而面对这些题目,学习机给出的解析亦难言到位。“答案解析普遍都很老套,有些题的解题思路很麻烦,有的思维跳跃过大,还有的则直接给出答案,连解释都没有。”

    在此背景下,雨涵每天都要指导十几名基础较差的学生,教他们如何使用学习机,如何记笔记,甚至在学生做错题目时,他都得一一纠正,引导其发掘错误原因。“尽管培训视频中明确提出不允许我们教课,但实际督学过程中,面对学生的困惑我们也只能解答问题。”

    这意味着,尽管AI为教育行业带来了新的可能,但在成效方面,AI智习室似乎仍有着较大的成长空间。

    光子星球曾在《AI治不好教育硬件的病》中写道:教育硬件真正落地扎根,也并不能完全指望商业模式的“想象力”。同样的话,对于AI智习室来说仍然成立。

    一位已经盈利的AI智习室店主曾告诉光子星球,其之所以能盈利,很大程度上源于其教培行业出身所积累的各方面资源,以及门店多位老师,在学生“自习”过程中教导学生所带来的引力。

    换言之,若以学习效果作为评估维度,那么AI智习室的核心,并非智能教育硬件,亦非创新的商业模式,而是由督学师所提供的“服务”——有没有“AI”,是否是“自习”,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

    然而,这层逻辑,却被AI智习室品牌,或加盟商给有意无意地忽视掉。

    在各大社交平台,AI智习室正被塑造为“风口上的创业机会”,“小白创业,闭眼收钱”“投资5万,一年买房”等话术屡见不鲜,吸引着渴望一夜暴富的创业者们。

    某AI智习室品牌人员告诉光子星球,其品牌利润率超过50%,智习室开业一个月即可回本,一个月卖两台学习机,便能抵消人工水电费用,做产品批发回本更是仅需半个月。

    而眼看客户有所犹豫,其电话马上打了过来,反复强调“目前每月开店近百家,每天都有新的区域被锁定,市场相当火爆,希望尽早达成合作”——这种话术会让人想到许多奇怪的生意。

    归根结底,就现阶段的AI教育硬件而言,或许可能改变教学方式,但却很难改变教育的本质——在AI教育“奇点”来临之前,所谓的AI智习室若想彻底跑通,仍需时间的考验。而不管是对孩子,还是AI,拔苗助长,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广告

文章目录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