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新闻 飞书断舍离,卷入AI战场

飞书断舍离,卷入AI战场

产业新闻 15

    从一个仅在内部使用的项目组,发展到团队规模超5000人的“协同办公三杰”之一,飞书花了七年。而眼下,下狠心重回创业状态的时刻到了。

    3月26日,飞书CEO谢欣的一则全员信几乎让整个互联网圈“炸锅”,大家纷纷议论飞书到底为什么要裁员?又要裁多少员?

    实际上,从字节跳动整体的AI布局来看,飞书此轮自我“放血”是在集团长线发展的计划之中。并且,过去创业初期“大力出奇迹”的做法在如今聚焦业务、精细发展的需求下显然不再适用,因此飞书裁员并不奇怪。

    就在最近几日,有多名业内人士透露飞书在裁员的同时也在招兵买马。在生成式AI的浪潮中,飞书正在进行自我迭代,卷入AI战场。

    是时候“去肥增瘦”了

    自2021年11月起,飞书就与抖音、大力教育、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一起构成了字节跳动的六大业务板块。

    作为这其中投入不小的一项业务,飞书团队规模保持着行业之首的位置。从2021年的2000人左右到后来一度超过5000人,用在抖音上的“大力出奇迹”一招在飞书的发展中得以延续。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入局稍晚,但飞书的收入水平已经与钉钉处于同一量级。此前,钉钉总裁叶军透露钉钉ARR超过1亿美元,而2024年春节后的飞书全员会上,飞书CEO谢欣公布2023年飞书的软件订阅收入超过2亿美元,相比2022年翻倍。

    飞书团队更是藏龙卧虎,通过一系列的收购和投资,飞书将Tower创始人沈学良、朝夕日历创始人程昊、网易LOFTER产品负责人沈博文等多位协作办公创始人收入麾下,多方位引进人才的战略是飞书搭建产品力的重要举措。

    自上线起,飞书定位就是to B,不搞流量玩法。因此,飞书集成了文档、会议、人力、邮箱等将近30个工具,誓作大而全的先进企业协作与管理平台。这样的定位实现了差异化,收获了一批拥趸,但由于大企业客户往往都有针对性的业务需求,需要私有化部署,因此飞书不得不提高CSM(客户成功团队)队伍规模。

    去年3月,字节跳动11周年年会上,CEO梁汝波直言飞书的ROI(投入产出比)不是很划算。而在保持创业的号召下,整个字节跳动也迈入了“AI+”的新方向之中,削减成本、聚焦核心业务的战略铺设开来。

    飞书的成长轨迹与字节跳动内部的轨迹保持着同频共振,2023年,字节提速AI发展,飞书则推出交互式AI助手“My AI”和依托大模型能力的“飞书智能伙伴”,也提出“AI Ready”目标。

    再看2024年,字节跳动的“去肥增瘦”计划继续实施,飞书自然而然也该追求更高人效比,精简团队规模,保持“始终创业”的劲头。就像谢欣在内部信中说到的那样:“这一次调整,不仅是团队规模的调整,更重要的是要重新回到初创公司day1状态——方向更聚焦、组织更高效,团队也要更有战斗力。”

    而哪怕是经过次轮近20%的裁员幅度之后,飞书的团队规模依旧会是行业最大,及时地精简团队、聚焦方向以及招募符合新方向的人才,才有机会在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到来之前进入状态。

    深耕to B,瞄准ARR

    早在2020年,时任抖音集团CEO张楠就曾对媒体表达过对飞书的发展预期,“中国to B市场才刚刚起来,商业化前景应该看五到十年,在现阶段本身飞书是不是盈利不是我们最关心的事情。”

    所以,字节对飞书的巨大投入不是问题,因为飞书走的这条路注定是一个长周期的赛道。但问题是,如何解决企业使用协同办公软件时最看重的要点——效率与管理。

    自上线之后,飞书经历过多次迭代,每一次的产品升级都意味着飞书对企业级服务市场的理解有所变化,次轮大规模的团队调整同样也是再为下一次的产品升级做准备。

    再放眼整条赛道,国内外主流企业软件正在经历的,是一场以AI技术升级的竞争。《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去年下半年开始,字节内部在大模型上大量投入。字节大模型组成立,并在内部招兵买马。同时成立AI Lab,类似孵化器,承接字节的一些具体业务,但以做研究为主。

    有了地基之后,字节内部多条业务都接入了AI,飞书自然也在其中。未来,无论是流式软件、版式软件、会议系统,还是在项目协作工具中,“AI+”都能够起到提升工作效率,提升生产力的作用,这对于抓牢企业级用户来说作用甚大。毕竟在近十年的时间里,ToB业务都是全球VC投资公司看好的热门赛道,包括云计算、SaaS、RPA、开源、数据库等。

    “在同类竞品中,钉钉免费开放大部分功能,靠生态盈利,而企业微信靠私域流量盈利,飞书瞄准的是大客户和高端数字化企业,所以大力出奇迹的打法并不适用,及时调转船头,精简团队没问题。”某互联网从业人员向锌刻度分析。

    谢欣也在去年提到,“中国企业服务市场谈DAU太多,谈ARR(年度订阅收入)太少,DAU越多,其实成本越高,To B行业又不能通过流量和广告变现。飞书最关注的是ARR,这是成熟SaaS公司最关注的营收指标。”

    飞书的这项数据的确可观,2022年飞书ARR就达到了1亿美元,2023年已超过2亿美元。去年以来,飞书的行业化渗透脚步加快,先后与正泰、海亮等中国制造500强企业,联影医疗、杨子江药业等头部医疗企业达成合作,覆盖了制造/汽车、医疗大健康、零售餐饮、互联网、消费等行业。随着中国企业数字化进程持续推进,变得越来越“先进”,飞书的覆盖网络也将进一步完善。

    竞速AI大模型

    “很多事表面上是战略问题,本质上是人才问题。”作为字节“第一HR”的张一鸣曾经用这句话表达过吸纳人才、组建团队的重要性。

    现阶段,字节已经明确地看到了发展的大方向:AI大模型。既然战略方向已经敲定,那么解决人才问题就必须快速提上日程。

    谢欣认为,整个行业对于大模型的探索都属于非常早期的行为,飞书推出的第一版智能伙伴,也不一定能在所有方面能都让用户满意,还有许多需要进一步的提升和优化的地方。

    即便在完成此轮20%的裁员幅度之后,飞书团队规模依旧会是同类产品第一。但只有通过精简规模、自我“换血”,飞书的全新团对才能更加聚焦核心业务和关键领域,通过接入AI迎来体系化的范式重构,重塑估值天花板。

    图源:艾瑞咨询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协同办公市场规模达264.2亿元。预计2021-2023年,中国协同办公行业将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长率,2023年的市场规模将达330.1亿元。可见,国内市场存在增量,但“三国杀”局面依旧白热化,竞速AI大模型的结果将给这场比赛带来不一样的看点。

    再谈海外市场,根据Statista统计预测,2022年全球协作办公软件市场规模将达到140.6亿美元,预计至2027年将达到184亿美元,2022年至2027年CAGR为5.50%。

    相较国内市场而言,海外市场的发展空间更大,而且海外企业级客户价格敏感度更低、更愿意为产品体验与价值付费。“飞书出海的优势在于同类竞品尚未在海外发力、Tiktok在海外的巨大流量池能够帮助飞书转化一定客源,但更重要的还是飞书在产品、技术、服务层面上已经趋于完善。”上述互联网从业人员表示。

    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海外巨头的竞争同样激烈,微软、谷歌、IBM、Zoom等老将新秀已经在市场里深耕了数年。对于飞书来说,“去肥增瘦”其实是一件早就该进行的事,一方面降低成本、提高人效比,另一方面提高团队生产力、聚焦核心业务与方向,继续把创业的故事说下去。

广告

文章目录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