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新闻 马斯克诉OpenAI,真为人类福祉?

马斯克诉OpenAI,真为人类福祉?

产业新闻 8

    埃隆·马斯克怼OpenAI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直接搞个大事,把OpenAI告上了美国旧金山高等法院。

    3月1日消息显示,马斯克指控OpenAI及其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违反了成立时签订的协议,即为了人类的利益而不是利润开发技术。诉求是要求法院发布禁令,禁止OpenAI、微软从该公司的通用人工智能(AGI)技术中获利。

    马斯克再撕OpenAI的“论点”还是人工智能风险,把“为人类福祉考虑”再次抛向公众舆论。

    一家商业公司的领袖会如此为人类利益考虑?正在大众疑惑时,OpenAI更新博客表示“我们打算采取行动,驳回埃隆的所有指控”,更是放出了马斯克和OpenAI创始成员的邮件往来,证明他曾想将之与特斯拉合并,或控股OpenAI。双方就此产生分歧,埃隆·马斯克离开OpenAI。

    “钢铁人”诉AI巨擘翻出了“权力的游戏”老黄历,而双方纠缠的背后还有关于AI竞争的未来。

    马斯克举「人类福祉」大旗诉OpenAI

    “微软”、“闭源”是马斯克诉状中的关键词,也成为他指控OpenAI违背“为全人类福祉而非利润来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初衷的呈证。

    马斯克在诉讼中称,OpenAI近年来与微软间的关系,已严重背离该组织开发公共开源AGI(通用人工智能)的初衷,OpenAI已经转变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微软事实上的闭源子公司。

    马斯克还举证,2023年3月发布的GPT-4与以前的版本相比,至今仍是一个闭源模型,但封闭的目的在于商业考量而非人类利益。

    GPT-4是否已达到AGI的门槛将是这场诉讼的关键。而除了GPT-4,马斯克还在诉状中写到,“据悉,OpenAI目前正在开发一种名为Q*的模型,它更有可能是AGI。”

    “Q*”在去年11月OpenAI CEO山姆·奥特曼“被下台”事件中被首次提及。

    11月23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奥特曼被赶出公司前四天,几位研究人员致信董事会,警告OpenAI内部存在一项强大的人工智能发现,而这一发现可能威胁人类。随后,知情人士称,OpenAI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承认有一个名为Q*的项目,一些人认为Q*可能是公司探索通用人工智能(AGI)的突破。

    就此,Q*以“OpenAI秘密项目”的描述在行业间流传,外界也将之视作OpenAI正在研发的AGI技术。

    更巧的是,在马斯克起诉OpenAI后,一份关于OpenAI“将于2027年实现AGI”的53页PDF文档广传互联网,这个文档里也提到了神秘的Q*,并称它的下一阶段“最初是GPT-6但已更名为GPT-7”,还称“原计划2026年发布”。

    不过,网友们发现,这份恰逢其时曝出科技大瓜的PDF来自一个2023年7月注册的X账户,发布人@vancouver1717的身份未知,他只发过两条推文。因此,力挺OpenAI的网友们对这份PDF的真实性存疑。

    闭源的GPT-4,神秘的Q*,加上最大的投资获利方微软,一起构成了马斯克指控OpenAI不为人类福祉考虑的呈堂证供。

    奥特曼在马斯克起诉后发推

    马斯克起诉后,OpenAI的CEO山姆·奥特曼在X发布推文“飓风越转越快,但风眼内完全平静”,似乎透露出他应对这次起诉的平和心态。

    或许,山姆和OpenAI对马斯克的指摘已经见怪不怪了。

    自2022年年底,OpenAI的ChatGPT在全球掀起自然语言大模型的风暴后,马斯克这位曾经的创始成员就显得异常急躁,不仅多次在公开场合指责OpenAI不Open(开源)、ChatGPT “不安全”,也将矛头指向了OpenAI的第一大投资人微软。

    去年4月,马斯克指控微软非法使用Twitter数据进行人工智能训练,并表示“现在是起诉时间”。在收购Twitter并为该社交平台更名X后,马斯克对X的API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以防止其他AI公司调用数据。而微软旗下的社交媒体广告管理服务Smart Campaigns则宣布,不再支持X。

    马斯克与OpenAI的恩怨从2015年开始,直到OpenAI彻底红火后爆发。此次的起诉,从诉由看也是旧账新算。不过这一次,OpenAI似乎不打算沉默了。

    OpenAI 晒邮件曝马斯克「私心」

    3月5日,OpenAI以与埃隆·马斯克的关系为题更新官方博客,重申“确保AGI造福全人类”的使命外,明确表示“我们打算采取行动,驳回埃隆的所有指控”。

    更绝的是,博客一边陈述马斯克与OpenAI这些年的纠葛,一边放出了双方的往来邮件证明马斯克对OpenAI曾经的“算盘”——与特斯拉合并,否则控股OpenAI。

    在OpenAI创立的外界版本中,马斯克作为初创人在2015年计划为OpenAI捐赠10亿美元,支持这个组织以非营利主体研发人工智能,而在已捐赠1亿美元后出现“理念不合”,马斯克离开,OpenAI在随后转为部分主体营利的结构,也才有了微软的投资入局。

    而OpenAI在3月5日更新的博客展示了更多的细节,这与外界的版本产生了出入。

    博文披露,作为非营利组织时,OpenAI从马斯克那其实筹集了不到4500万美元,而从其他捐助者那里筹集了9000多万美元。而且,2015年底,在格雷格和山姆创立OpenAI时,最初计划筹集的资金只有1亿美元,但马斯克提议“需要一个比1亿美元大得多的数字”,“我认为我们应该说,我们将从10亿美元的融资承诺开始……我将支付其他人没有提供的资金。”

    2017年初,随着团队发现构建AGI需要大量算力时,OpenAI意识到需要每年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这远远作为一家非营利机构所能筹集到的资金,这也迫使包括马斯克在内的OpenAI初创者开始讨论以营利为目的的结构。

    在这个过程中,“埃隆希望我们与特斯拉合并,否则他想完全控制我们。”OpenAI在博客中称,2017年,在决定创建一个营利实体时,“埃隆希望获得多数股权,初步控制董事会,并担任首席执行官。在这些讨论中,他扣留了资金。”此后,双方无法就盈利性条款达成一致,“因为我们觉得,任何个人对OpenAI拥有绝对控制权都违背了公司的使命。”

    马斯克曾建议OpenAI依附特斯拉获得资金

    而在这之后,马斯克建议将OpenAI并入特斯拉。“2018年2月初,埃隆给我们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建议OpenAI应该‘把特斯拉当作它的摇钱树’,并评论说,‘完全正确……特斯拉是唯一一条有希望与谷歌匹敌的道路。’即便如此,与谷歌抗衡的可能性也很小,但至少不是零了。”

    但之后,马斯克选择离开OpenAI,认为它的成功率为0,他计划在特斯拉内部建立一个与AGI竞争的公司,并在2018年2月底离开时表示,支持团队寻找自己的道路筹集数十亿美元。可到了2018年12月,马斯克发邮件称,“即使筹集到数亿美元也不够。这需要每年数十亿美元,否则算了。”双方的合作彻底告吹。

    而对于马斯克在起诉中指控的“闭源”问题,OpenAI在博客中称,马斯克是知道AGI并不着急开源的。博客放出OpenAI科学家伊利亚与马斯克的邮件,“随着我们离构建人工智能越来越近,开始不那么开放是有意义的。开放人工智能意味着每个人都应该从人工智能的成果中受益,但不分享科学是完全可以的……埃隆回答说:‘是的’。”

    OpenAI在博文的末尾表示遗憾,“这一切发生在我们深深钦佩的人身上——他激励我们追求更高的目标,然后告诉我们会失败,创建了一个竞争对手,当我们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开始朝着OpenAI的使命取得有意义的进展时,他起诉了我们。”

    马斯克卷人工智能不力

    OpenAI配以邮件截图的这篇博文,阐述了马斯克对OpenAI过去曾怀有的“野心”,也让其指控的“闭源”问题站不住脚。

    这场曾经发生在OpenAI早期的“权利游戏”或许才是马斯克对这家人工智能巨头耿耿于怀的因由之一。当时间走到自然语言模型大爆发的时代后,立志将特斯拉打造成智能机器人公司的马斯克,在错失OpenAI后,还必须面对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

    在去年签署停止训练更高级别GPT的联名信后,马斯克就表示要研发一款安全、有利于人类的生成式对话产品TruthGPT。

    去年11月,马斯克旗下公司xAI推出了聊天机器人产品Grok,直接与OpenAI的ChatGPT竞争。尽管马斯克亲自下场在社交平台为Grok “打广告”,但Grok的热度在过去余年里也与ChatGPT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Grok与ChatGPT谷歌搜索指数对比

    现在,人工智能大模型的市场上,已经不仅有谷歌、OpenAI了,还跑出了Claude3的缔造者Anthropic公司,xAI需要面对的竞争压力更大了。

    马斯克也有有意将xAI与其现有的业务做结合。在xAI官网,这家公司明示将与X和特斯拉密切合作。需要注意的是,这家马斯克控股的xAI与X、特斯拉并没有股权关系。

    而特斯拉股东们对公司转向智能机器人的定位似乎并没有做好准备。股东表示,除非马斯克拥有特斯拉至少25%的投票权,否则无权将这家汽车制造商发展成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领导者。

    马斯克追逐人工智能的道路没有那么一帆风顺,焦虑的“子弹”最终射向了2015年的自己。

    据CNBC报道,OpenAI首席战略官Jason Kwon向其在职员工发送的备忘录回应了马斯克的诉讼,“我们认为,诉讼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埃隆后悔没有继续参与公司发展。看到埃隆对一家他帮助创立的公司采取这样的行动,尤其考虑到他与你们中仍在为这一使命奋斗的人们密切合作过,这令人非常失望。”

    不过,马斯克的起诉或许能起到其他作用。对于GPT-4及其后续版本的开源与否、Q*的更多披露,知名AI博主Rowan Cheung认为,这场诉讼可能有助于解开这些谜团。

广告

文章目录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