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新闻 为OpenAI解释一切的人离开了OpenAI

为OpenAI解释一切的人离开了OpenAI

产业新闻 18

    “即使OpenAI消失了,其他人也会继续朝着通用人工智能的方向前进。”洛根·基尔帕特里克(Logan Kilpatrick)在今年 2 月的一场播客中说到。

    这句话像是在说,如果几十年后OpenAI没有成为下一个谷歌或是微软,而是变成一家像当初Napster、MySpace或者LimeWire那样的公司——愿景伟岸,具有开创性,最终在历史进程上被遗忘——他仍然是伟大的,因为他为人类更宏大的想象铺平了道路。

    OpenAI显然不甘于如此。但有一些对于他正走在这条道路上的担忧是,越来越多优秀的人正在离开这家公司。

    Allie K. Miller(AK)之后,洛根·基尔帕特里克——这位OpenAI内部的开发者关系负责人也离开了OpenAI。

    3 月 1 日,他在X上官宣了这个消息。

    很多人将洛根的X账号视为从外界了解越来越封闭的OpenAI的一个窗口。

    HyperWrite(一款基于GPT API开发的写作工具)最近列了一个榜单,关于 2024 年在X上,AI的关心者应该关注的账号。前三甲中“谦虚”的把自己的CEO 马特·舒默(Matt Shumer)排在第二位,洛根排在第三。

    排在第一的是AK——OpenAI中朴素、富有见地却拿不到资源的局外人——在 2 月离开了OpenAI。

    现在,解释OpenAI的窗又关了一扇。

    离职后,洛根在X上意味深长的发了一条状态:

    “一个开源的AI对于开发者、商业以及全人类来说都会是一种纯粹的胜利。”

    这被一些人认为是洛根离开OpenAI后,终于吐露出对于OpenAI不够开源的反对观点。

    这条动态下面,一些开发者猜测闭源开源之间的分歧是其离开的原因,也有人把他的离开视为一种表态——“枪响了。”一位开发者评论。

    猜疑愈演愈烈,洛根自己不得不再次出来解释,“这不是一番对模型不开源的公司的挖苦”。这里他没有再提OpenAI的名字。

    但这位OpenAI中与开发者联系最紧密的人之一的离开确实在一个非常暧昧的时间点上。

    2 月 29 日,洛根在OpenAI的最后一天,马斯克向旧金山高等法院提起诉讼,称OpenAI虽然在章程上仍然以确保AGI造福全人类为使命,但其在事实上已经成为微软——这家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的闭源子公司。法院文件显示,马斯克对OpenAI提出了包括违约、违反信托义务和不公平商业行为在内的指控,并要求该公司恢复开源。

    就在马斯克向OpenAI发难的两天前,微软刚操心完手里另一个装鸡蛋的篮子——法国初创企业Mistral AI——的一笔 20 亿美元的注资。

    后者被认为是OpenAI在欧洲最大的对手。而这笔钱现在透露出背后微软的意志是,他似乎有意将Mistral AI扶植成另一个OpenAI。随着这笔注资一起发布的Mistral Larg并没有出现在GitHub上,而是掉头转向闭源。这家从开源起家的AI公司,现在撤掉了官网上所有有关开源社区义务的内容。

    OpenAI与微软推动OpenAI的方式是一致的,而洛根或许是OpenAI内部最坚定的开源主义者。

    进入OpenAI之前,洛根在Path AI——一个人工智能驱动的医疗公司——领导着机器学习和整体开源项目。几乎在加入Path AI同时,他开始在NASA的TOPS(向开放科学转型)计划中担任顾问,这项计划旨在让所有人都能透明地访问所有数据、出版物、软件和物理样本,以加快科学进展的速度以及促成合作。

    从 2020 年开始,洛根的另一个身份是Julia 语言的首席开发者以及整个Julia 开发者社区的管理者。他在社区内非常活跃,很多开发者从Julia开始关注洛根的动向,他在社区里的动态停留在 2022 年 11 月末,一个月后,他加入了OpenAI。

    今年 2 月,也就是三周之前,他出现在播客Lenny's Podcast里,谈到了OpenAI内部的组织文化,如何衡量人才,甚至关于几个月前那场CEO被罢免的闹剧。

    “对我来说,我很感谢此次事件发生的时间点。尽管目前OpenAI拥有大量客户,许多企业在OpenAI的基础上构建了业务,如果发生了不好的事情,肯定会影响我们的客户。就世界范围而言,即使OpenAI消失了,其他人也会继续朝着通用人工智能的方向前进。

    ChatGPT发布后,公司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发展,这期间也加入了很多新成员,此次事件无疑增强了团队凝聚力。在我加入公司时,ChatGPT和GPT- 4 的发布是团队成员之间的纽带,但对于后来加入公司的新成员,此次事件也许就是新的纽带。”

    对话中洛根并未透露任何离开OpenAI的迹象,但现在看来,谈论这些甚至有些出格。你甚至回忆不起来OpenAI里其他部门负责人有公开评论过那场罢免,无论好的坏的。

    这家公司正在发生变化。外界现在无从得知GPT- 4 的具体参数,GPT系列的最后一个开源模型是 2019 年的GPT-2。如果说一种善良的技术理想主义是那条最终塑造出GPT- 4 的纽带,一条叫做山姆·奥特曼的纽带会塑造出怎样的GPT-5?

    当这家公司正在发生变化时,洛根往往愿意主动做点什么。

    在罢免事件的一周前,他在X上贴出了OpenAI的组织架构,并对于公司复杂的非营利性模式和利润结构做了解释。在去年 6 月越来越多人发觉GPT- 4 开始“变笨”时,这位前开发者关系负责人几乎是唯一回应了众人疑问的官方声音。

    洛根也并不是第一次卷入关于OpenAI不开源的争议。

    去年 3 月GPT- 4 发布,同时公布的技术报告长达 98 页,却没有提到关于架构(包括模型大小)、硬件、训练计算、数据集构建、训练方法等方面的太多细节。Nomic AI信息设计副总裁本•施密特(Ben Schmidt)认为这一动作“关上了OpenAI的大门”。

    Llama发布之后,几个月内一个开源模型的阵营开始围拢,开源社区HuggingFace在 5 月拿到一笔 1 亿美元融资之后总估值超过 20 亿。这段时间内,对于OpenAI为何不开源的争议达到顶峰。

    OpenAI首席科学家伊尔亚·苏茨克维在去年 4 月接受斯坦福大学访谈时说,OpenAI目前不开源是出于“竞争”而非“安全”考虑。就在伊尔亚发表观点的前几天,Logan在X上为OpenAI的闭源路线做了声援,表示自己“还没有听到关于开源前沿LLM利大于弊的令人信服的证据。”

    像是某种安抚,几天后The Information得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信息,显示OpenAI正准备向公众发布一款新的开源语言模型。

    一年之后,伊尔亚已经失势,OpenAI的开源模型没有下文,曾据理力争的洛根这一次选择了离开。

    在洛根离开的动态下,一位评论者翻出了这条动态,——“现在你确信了?”

    答案无从得知。

    现在洛根在X上的签名变得很简单:“towards a plurality of humanity loving AGIs.(向着爱人类的多元AGI迈进)”与伊尔亚在X上的签名一样。

    所有开发者都会祝他好运。

    *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4fuKtWSzKMEO0JTCGEwraw

广告

文章目录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