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新闻 只需几十元,用AI“复活”亲人,是慰藉还是自欺欺人?

只需几十元,用AI“复活”亲人,是慰藉还是自欺欺人?

产业新闻 13

    近日,知名音乐人包晓柏用AI“复活”女儿的事引发热议。

    据媒体报道,包小柏表示,他女儿去世后,他攻读博士,经过反复尝试、训练后,如愿复刻出了“数字女儿”,不仅可以即时回应对话,前阵子老婆生日时,“女儿”还为妈妈唱了一首生日歌。

    与此同时,在商汤2024年年会上,商汤科技创始人,刚去世不久的汤晓鸥以数字人的形式现身,还来了一场演讲。

    并且,汤晓鸥数字人的演讲风格,与汤晓鸥生前的演讲风格非常像。

    事实上,不论是包小柏的女儿还是数字人汤晓鸥,他们都并非是首个被AI“复活”的人。

    自生成式AI技术兴起以来,一直都有人在探索用AI“复活”逝去的人。

    不仅如此,用AI来“复活”逝去的人,已经发展成了一门生意。

    90后小伙一年做了600多单

    多家媒体曾报道过,来自江苏的90后小伙张泽伟利用AI帮助600多个家庭“复活”亲人的事。

    只要拥有逝者生前的视频、音频数据,张泽伟团队就可以用AI技术让逝者再现于亲人眼前。

    据悉,张泽伟团队的主要业务有两个,分别是“数字遗照”和“AI治愈”。

    “数字遗照”是收集逝者的形象、声音等数据,然后用AI技术制作出虚拟的数字人形象,可以拥有简单的动作和表情,也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对话。

    “AI治愈”则是用AI技术给真人换上逝者的形象和声音,让其扮演逝者与人交流,可以在线上实时互动。

    此外,张泽伟团队还在探索一种“3D超写实仿生数字人”,就是让数字人以3D全息的方式呈现出来,用立体形象与别人进行互动。

    据了解,从2022年开始,张泽伟就做起了这门生意。因需求火爆,他在一年内完成600多个订单,平均一单几千到1万元不等。

    其中,有年轻人希望拥有偶像的数字分身,也有母亲找他“复活”癌症去世的孩子。

    而张泽伟在做了600多单后,又提出了关于“数字永生”的设想:无论生者还是逝者,每个人都可以用AI创造一个“数字分身”,用这种形式留存在亲人身边。

    电商平台标价几元到几千

    有商家称可以软件自动生成

    有商家称需要AI训练

    一些电商平台上,也有不少在做AI“复活”生意的商家。

    在某电商平台,这些AI“复活”的商品,标价从几元、几十元,到上百元,乃至数千元的都有。

    笔者咨询了几位商家,其中一位商家的店铺中共有三个商品,分别是创意AI修复亲人复活照相、AI配音仿真模拟定制专属、AI代唱翻唱歌手声音克隆。三款商品标价均为10元。

    其中,销量最多的是“创意AI修复亲人复活照相”,销量为21。

    但笔者跟该商家沟通时对方表示,他的商品是根据照片难易程度定价的,没有10元的。

    当笔者想要咨询更多信息时,却被对方给拉黑了。

    另一位商家的店铺里商品比较多,标价基本都是几十块。

    这些商品的销量有的为几十,也有100多和200多的。

    笔者从标价40元的商品点击联系客服后,对话框里弹出一个40元-8888元的链接。

    该商家表示,具体价格要根据照片和要求来定,前提是不做人脸识别,不做违法的,只做怀念。

    如果只是让照片动起来,只需要提供正面照片就可以,成片是13秒。

    如果想要让照片说话,需要提供正面照片与配音,价格是根据视频时长来。如果没有配音,则提供文字内容,商家给配普通话。

    至于可以实时互动的那种,该商家表示自己做不了。

    该商家还表示,可以出售教程,售价1500元。可以用软件自动生成,也可以手动做。

    还有一位商家的店铺中有两个产品,分别是“AI复活亲人”和“明星AI祝福视频”,标价均为10元,销量均为个位数。

    该商家提供的价目表显示,其部分商品可以实现实时互动。具体内容和价格,如下图:

    该商家表示,要实现实时互动是需要用AI训练的,不是一个软件就能做到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店铺的商品比较简单,只是单纯的让照片动起来。

    有商品页面显示,其销量已超过1000。

    不过,有很多买家评论称,该产品没用,是骗人的。

    事实上,这种只是让照片动起来的技术已存在多年了。

    笔者印象中,在网贷正盛行的那几年,就有很多做贷款的中介能做到让照片动起来,来通过人脸识别。

    从这些商品的销量和高达数千元的售价来看,AI“复活”逝者的确是有市场的。

    但一直以来,AI“复活”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

    让逝者通过AI“复活”有没有意义?

    这是个问题

    有观点认为,在生成式AI技术的加持下,和逝去的亲人“再见一面”成为可能。

    通过AI来实现和逝者相聚,不仅能得到一丝慰藉,还能在难过的时候和已故亲人倾诉。

    也有观点认为,这样的做法没有意义,人没了就是没了,自欺欺人的做法只会让自己陷入虚无,更难走出失去亲人的痛苦。

    也有人质疑,用逝者生前影像样本“克隆”出来的“亲人”,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吗?

    其实这种AI“复活”逝者的做法,跟电影《流浪地球2》中的“数字声明”有些相似之处。

    在《流浪地球2》中,刘德华饰演的图恒宇因为女儿丫丫意外身故,思女心切,将女儿的精神转化成数字生命。

    但图桓宇的同事马兆对此持反对意见。他认为人死了就是死了,离开人类的文明没有意义。

    早在去年年初,三言就在《行星发动机、太空电梯、数字生命,〈流浪地球2〉中的科幻产品能实现吗?》一文中,对所谓的“数字生命”进行过分析。

    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肉身”生命,都有自我意识,是具备无限可能性的,有真正意义上的随机性,而数字生命很难完全代替“意识”。

    如果精神、思想能够被数字化,意味着一切事情都是能够被电脑计算出来的,是否能够通过计算实现真正随机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生成式AI技术还有法律风险

    除了伦理上的争论之外,生成式AI技术在法律层面上也有着侵犯肖像权、AI诈骗等风险。

    日前,刘德华电影公司映艺娱乐还连发2条声明,提醒警惕AI语音合成骗局以及盗版网站骗演唱会订金。

    去年,福州一老板10分钟被骗走430万的事情也曾轰动一时。

    骗子就是通过AI换脸技术,佯装成受骗者的好友,对其实施诈骗。

    生成式AI才兴起不久,它象征了科技进步的同时,也衍生出一些灰黑产业。

    对于这项技术,目前既无专门的监管条例,也没有自发形成的行业标准。

    因此,AI“复活”这门生意的未来走向如何,还不得而知。

    你支持AI“复活”逝者的做法吗?欢迎留言。

广告

文章目录

    标签列表